粉象生活粉象生活邀请码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粉象生活是什么粉象生活第一批邀请码粉象生活官网邀请码粉象邀请码粉象生活官方总部邀请码粉象官方邀请码是多少哪个是粉象真正的官网邀请码粉象官方邀请码第一批粉象官方邀请码是多少粉象生活官方邀请码初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 > 正文

这些湖北籍农民工寄居深圳烂尾楼:找工作难上加难

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20-02-20分类: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浏览:66评论:0


导读:原标题:这些湖北籍农民工寄居深圳烂尾楼:一年没回家也难找工作因为疫情形势严峻,身份证上的“湖北”二字,让一些身处外省市的湖北务工者暂时无家可归、无工可打。“他们不要救助,需要工作。...

原标题:这些湖北籍农民工寄居深圳烂尾楼:一年没回家也难找工作

因为疫情形势严峻,身份证上的“湖北”二字,让一些身处外省市的湖北务工者暂时无家可归、无工可打。“他们不要救助,需要工作。应该有相关部门出来宣传一下,否则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文 |《财经》记者 杨立赟

这是陈旭东流浪的第8天。虽然已经一年没回过湖北,但他身份证上开头代表湖北籍贯的数字“420”,是让他近日在深圳无处容身的唯一原因。

从2月13日起,这个来自湖北咸宁的小伙儿被房东强行退租,因为现在也无法返回家乡,他不得不在深圳过起了露宿街头的日子。“春节没有回湖北,因为没赚多少钱,来回还要花路费,干脆就留在深圳了。”24岁的陈旭东对《财经》记者说,疫情来得突然,决定留在深圳过年时,未料变成如此境地。

图1:陈旭东住在一个烂尾楼里,靠两条被子取暖。供图/受访者

陈旭东在深圳打工已有一年。2020年1月,他通过一个二房东租住了一个房间,1月还能自由出入小区,2月7日开始需要登记、领取通行证。面对疫情来势汹汹,人人闻听“湖北”色变。业主得知二房东把房子转租给了一位“湖北人”,坚决要求退租。“房东宁愿退钱也不让住了,第二天必须走。”他称,该名业主同时赶走了另一名湖北孝感籍的租客。

陈旭东认为自己并不比其他人有更高的携带病毒的风险。据他说,到深圳打工之后,已经一年没回湖北了,最近也没有接触过湖北来的人:过年回湖北的都出不来了,一起流浪的湖北老乡近期都没有回去过。

当然,并非所有湖北籍租客在深圳都会被扫地出门。据陈旭东了解,可能由于自己是1月份租的房,距离疫情爆发的时间太近,物业和业主因此都很担心;那些湖北籍的长租户待遇会好些。

离开小区后,他曾经找过一些宾馆。“我身上有钱,但住不了宾馆。”他找了几家,总是先问一个问题:“这里可以住人吗”,对方说“可以”;第二个问题:“湖北人可以住吗?”“不可以。”

他甚至报过警——“我们最不怕的就是110,现在只要不是犯罪,他们都不会理我。让我去救助站,但救助站又踢皮球。”陈旭东称,他去过所在的深圳龙华街道的三个临时救助站,“都说人满了,叫我去另一个”。

于是,他带着两条被子,在临街的商铺屋檐下,或是废弃烂尾楼里,住了一夜又一夜。2月15日前后,深圳下雨降温,他在被子前支起一把伞,但依然打湿了。手机没电,一开始用共享充电宝,近期涨价到一小时3元,他承受不起,有时便在还没复工的商铺外找个插座“蹭电”。一觉醒来,有些插座已被“有心人”用胶水堵上了插孔。

图2:陈旭东曾在还未复工的商铺外“蹭电”,但有些插座已被“有心人”用胶水堵上了插孔。供图/受访者)

露宿街头的日子,陈旭东却不孤单。通过“百度贴吧”,他结识了同病相怜的几位湖北老乡,大家报团取暖。“苦中作乐。白天到处逛逛,龙华公园那边有很多流浪汉,过去找他们聊聊天,逛累了晚上去睡觉。”

实际上,陈旭东并不希望这样游手好闲。这些天,他没有停止过找工作。农民工找工作,往往通过老乡介绍、或者找作为中介的劳务派遣公司。“中介发的大部分招工信息会说,湖北籍已满,就是委婉地拒绝湖北人。以前不会有这一条。”

整个流浪的过程中,陈旭东一直保持着乐观和对现实的容忍。雨淋湿了被子,他说:“还好,只湿了一个角,不冷”;对于把他赶走的二房东,他也表示理解,并且因对方帮他看顾行李,心生感激,出于保护对方的目的,他不愿透露那个小区的名字。

图3:前几天,陈旭东住在这个临街的商铺门口(如红色箭头所示)。供图/受访者

有一件事让他一时有些恼火。

2月17日上午,陈旭东跟着一起流浪的湖北老乡,通过一家名为“天杰”的劳务派遣公司去欣旺达工厂面试,当即被录取。他非常高兴,对《财经》记者说:“是流水线上的工作,我也不知道具体做什么,有活儿干就行。每小时17块钱。明天开始上班。”他说,入职之后将先进入宿舍隔离14天,这段时间工厂也包吃住,每天两餐。

然而短短几个小时之后,他又失业了。“工厂打电话来,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湖北,就不要我去了。”陈旭东忿忿道:“以后当白领,好歹光彩一点。”

深圳欣旺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300207.SZ)于1997年创立于深圳,是一家锂离子电池制造企业。截至发稿,欣旺达没有回复《财经》的采访问询。

陈旭东绝非个例。深圳广电集团都市频道《第一现场》栏目在2月16日报道,多名湖北籍外来务工人员,由于“湖北人”的身份,被日租房、小区等业主赶出大门,露宿街头。为了证明春节没有离开过深圳,其中一名来自湖北黄冈的周先生面对镜头说:“我敢把每天的手机消费记录给你们看!”

想找工作也是难上加难。“快递、保安都不要湖北人,觉得委屈啊,有些人说得很难听,病就是从你们那里传出来的,你们没机会了!”这些求职者原先多在三和人才市场找零工,近日市场关闭,他们无处可去,依然在市场外徘徊。

深圳龙华街道龙园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称,龙华街道已经将龙华中心小学、新华中学、龙华伟民小学作为临时救助点,一共可以收留200人暂住,并且提供食品和保暖物资。不过并非每个救助点都可以随意进出,比如龙华伟民中学,暂住在里面的人都已经通过了体检和血样检查,也满员了。“前两天寒流,我在人民路上、地铁站口都走了一遍,拿了饼干和八宝粥去(给流浪者),但没有人要。那天还发出60张求助纸,上面有求助电话。”

这位工作人员坦言,“他们不要救助,需要工作。应该有相关部门出来宣传一下(不要招工歧视),否则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深圳龙华街道办法律事务科的工作人员表示,疫情发生至今,确实已经接到有关湖北籍员工的劳动合同纠纷,社区安排律师辅导投诉人解决问题。龙华街道安排的一名律师对《财经》记者称,疫情期间雇主不可因雇员是湖北籍身份而解除劳动合同,如有发生,可向劳动仲裁委投诉、协商,或提起劳动仲裁。

实际上,劳动密集型企业在招工时,明着暗着对湖北籍农民工“一刀切”的不在少数。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福田的劳务派遣公司近日在为叮咚买菜、顺丰快递等企业进行招聘。负责这一项目的劳务派遣公司员工对《财经》记者表示,由于人们宅在家里,网上买菜的订单激增,叮咚买菜这类生鲜类公司需要补充分拣、配送岗位的人手。“规定不招湖北人,一直在深圳的湖北人也不要。怕他们隐瞒自己的出行历史,但已经在岗的湖北员工没有被辞退。”

这位员工说,“不会写明不招湖北人,会问清楚老家是哪里。如果是湖北的,会放在我们的储备名单里,等到疫情结束再叫他们来面试。”

叮咚买菜否认了“不招湖北人”的说法。该公司回复《财经》的查询称,对外招聘没有区域限制,没有拒绝特定籍贯的应聘人员。此外,招聘标准严格按照各地政府的防疫要求,包括安全面试流程:不聚集面试、通过视频面试核实人员健康状况、测量体温、应聘人员需要提供在当地隔离14天的健康证明等,符合要求的员工将会得到录用。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大约有500万湖北籍农民工已经奔赴全国各地,去做城市建设、产业发展等方面一颗颗无声的螺丝钉。新华社曾在2019年7月报道,湖北省农民工突破1000万人,其中省内务工的达500多万。这意味着还有另一半在省外务工。

根据湖北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2年,广东、浙江、上海、北京、江苏是湖北省人口流出的五大目的地。其中,广东以17.77%的比例排名第一。

除了深圳,东莞、上海、成都等地均有自称湖北籍农民工的网民发贴反映租房和求职问题。除了这星星点点的呼救,长三角的招工启事亦可见一斑。

一名供职于上海昊泰劳务派遣公司的招聘经理发布信息,包括上海昌硕科技、上海金山日铭、上海松江日腾、苏州佳世达、吴江精元、嘉兴麒盛、常熟新世在内的一众企业,除了暂不考虑湖北籍人员,对于“重灾区”人员也十分谨慎。被列为“重灾区”的包括广东深圳、浙江温州、安徽阜阳、河南信阳、江西九江等等数十个地区,这个名单每天都随疫情变化而变化。该员工对《财经》记者说:“只要身份证上跟湖北有关的都不要。重灾区谁敢要?一旦出了问题谁承担责任?”

图4:一份招聘信息显示,部分长三角工厂暂不考虑湖北籍人员,对于“重灾区”人员也十分谨慎。图片来源:百度贴吧“三和人才市场吧”

由此可见,病毒不仅肆虐湖北,也让漂泊四处的湖北人受到现实层面的创伤。“一刀切”的防疫方式,虽然给各地防疫管理工作行了方便,但也让“湖北身份”成了一部分无辜者沉重的枷锁。尤其是居于社会底层的农民工,相对白领等高级打工者,更加缺乏求救的渠道和自救的能力。

2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有针对性做好重点群体就业工作。通过跨区域点对点劳务协作等有序组织农民工返岗,除疫情严重和扩散风险高的地区外,对限制劳动者返岗的不合理规定要坚决纠正。

2月20日本文发稿前,陈旭东告诉《财经》记者,他马上要去深南电路公司面试了,听说一个湖北老乡已经在那找到了工作。

(应受访者要求,陈旭东为化名)

标签:带孩子的宝妈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