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象生活粉象生活邀请码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粉象生活是什么粉象生活第一批邀请码粉象生活官网邀请码粉象邀请码粉象生活官方总部邀请码粉象官方邀请码是多少哪个是粉象真正的官网邀请码粉象官方邀请码第一批粉象官方邀请码是多少粉象生活官方邀请码初始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 > 正文

风眼中的海航:深陷债务旋涡 传言将被接管

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20-02-20分类:粉象生活是个什么东西浏览:130评论:0


导读:原标题:风眼中的海航因为市场需求下降大量航班取消,海航有15架宽体机封存在大兴机场停机坪王潇雨摄影本已处在僵局状态的“海航问题”似乎在“新冠”疫情给航空业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之下意...

原标题:风眼中的海航

因为市场需求下降大量航班取消,海航有15架宽体机封存在大兴机场停机坪 王潇雨 摄影

本已处在僵局状态的“海航问题”似乎在“新冠”疫情给航空业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之下意外迎来转机。

2月19日下午,一条传言悄然“入市”,直指这家深陷债务旋涡中的公司将被地方政府“接管”,甚至更有进一步消息将海航集团旗下几家航司“分拆”给包括国有三大航在内的国内其他航企。

这个传言使得人们一个月以来被疫情所消耗的关注度迅速寻找到新的兴奋点。

相比被反复包装后宣讲的二十多年从一千万资产的地方航企成长为万亿规模跨国巨擘创富神话,以及两年多以来苟延残喘的挣扎,这家始终争议傍身的公司将以何种方式收场才是这场“大戏”的高潮部分。

和去年2月底曝出可能宣布破产之后迅速以官方姿态出面澄清不同,面对汹涌的舆论热浪,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集团”)直到2月20日下午仍然保持沉默,未做任何回应。

而资本市场则以一种积极姿态回应了传言,20日开盘之后,海航系概念股全线高开,海航创新、海航控股等涨停,海航基础、海航科技等个股纷纷走高。

有接近海南省政府的信源20日向《华夏时报》记者印证了此前关于“接管”的相关传言的进一步消息,该人士表示,作为海航集团旗下核心资产的海航控股将由海南省政府最终接盘,变身为地方国资航企。

另一位接近海航集团的人士此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关于19日的传言,可以透露的信息是当天确实开了一个跟海航集团相关的会,有省领导、省国资委、部分金融机构以及海航集团主要负责人参加,议题涉及到政府接管的问题。”

“公司内部目前并没有与传言相关的消息,我也是刚刚从网上看到的消息,”来自海航集团旗下航空公司的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即使没有‘新冠’疫情,以海航集团目前的状况来看也撑不了太久,之前内部的判断是公司卖还是倒肯定会在年内有一个结果,而疫情的爆发很可能客观上促成了这个结果更快到来。”

“新冠”在一个月时间里严重打击了中国民航业,将一个国际业务全球量第三位的市场击退至二十五位。对有些航司而言可以咬牙渡过难关,但对海航集团旗下一众本就因为债务危机陷入困境已久的企业而言,可能就是致命的。

根据本报记者所获得的一组数据,仅以海航集团旗下所有航空公司在2月16日营运为例,当天共执行班次406班,总客运收入只有2797万元,,座公里收入不到0.3元,平均客座率只有45%,平均票价965元,分拆到每个航空公司来看,海航控股78班637万、首都航空93班838万、天津航空64班227万、祥鹏航空47班271万、西部航空46班266万、北部湾航空31班217万、福州航空6班42万、乌鲁木齐航空4班28万、长安航空10班55万、金鹏航空25班198万、桂林航空2班17万。

而从年初到疫情全面爆发前,仅仅海航控股一家公司平均单日营收最低时也有超过8000万,春运开始后单日高点可以超过1.4亿。

可以说现金流告急是促使“海航问题”能够从此前的僵持局面迅速进入具体解决的推进阶段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某种程度上来看,海南省政府接手海航控股也是对此前长期以来一种非正常状态的一种“拨乱反正”,因为海航控股从海南省航空公司起步之后,虽然经历过多次资产的腾挪,但至今为止实际控制权依然掌握在海南省国资委手中,地方政府利用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这个平台在海航控股大股东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下称“大新华航空”)中以25%的股权比例保持着最大单一股东的地位,从而与陈峰为代表的海航集团方面共同掌控海航控股。

陈峰为代表的海航集团管理层曾经在2008年推出大新华航空平台香港上市计划,其主要目的就是将海航控股(当时的海航股份)核心资产注入大新华航空,从而彻底获得平台的掌控权,但终究因为全球经济危机等诸多原因而未能如愿。

在债务黑洞之下,以国开行牵头的债权人组成的工作组在2018年进驻海航集团,一方面监督海航集团的资产流向以及处置状况,另一方面也肩负着为巨额债务和企业寻求一个合理解决方案的任务。

而这实际上已经意味着陈峰为代表的海航集团管理层选择余地已经不多,要么放弃核心资产的控制权,要么继续“死扛”直到最终无法收场的那一天。

“新冠”就成为压在这位“海航教父”头顶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接近海航控股的消息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海航控股转变为地方国资是现阶段最合理也是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因为海航目前最大债主是国内几大银行,至少在国家层面对这些银行负债要有一致的意见和计划。在地方接手海航控股之后可以进一步推进债转股,从而逐步将公司推向正轨。

对于传言中一些国有航空公司可能会“瓜分”海航集团旗下诸多航司的传言,有航空业内消息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的大环境下,即使国有航司愿意接盘海航的航空资产也不太可能短期内有所动作,至少要等疫情过后生产逐渐恢复,一切重归正轨的情况下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

目前最悬而未决的是关于已经和海航控股合并报表的多家地方性航企未来的命运归属问题。前述接近海航控股的人士表示,从海南省的角度肯定只希望获得海航控股的资产,所以如果这些地方航企有机会剥离出去寻找到接盘方,更大的可能性还是会成为其他数家地方国资航企,这也是海航集团之前一直在推动的一项工作,但问题就在于,因为对于公司资产价值估算等诸多分歧,很多已经签署了转让协议的地方航企仍处在资产未交割阶段,或是因无法与地方政府达成共识而未能完成资产转让的阶段。

标签:全职宝妈在家怎么赚钱